酷天津

酷天津 酷天津首页 实时播报 查看内容

江歌案一审宣判,陈世峰获刑20年,等待江妈妈的是救赎还是更深的痛? ...

2017-12-21 12:27| 发布者: guangge| 查看: 616| 评论: 0

摘要: 萌芽研究所BUD原创2017-12-20 15:35:16举报阅读数:46万+​​​最新消息,“江歌案”宣布最终审判结果,陈世峰获刑20年。法官现场陈述宣判时语气严厉,认为陈世峰的杀人动机非常明显且有计划性,在杀人过程中有非常 ...

萌芽研究所BUD 
 原创 2017-12-20 15:35:16 举报
阅读数:46万+

​​​最新消息,“江歌案”宣布最终审判结果,陈世峰获刑20年。法官现场陈述宣判时语气严厉,认为陈世峰的杀人动机非常明显且有计划性,在杀人过程中有非常大的杀意。


江歌,20年,不足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,我知道你在哭泣;江歌妈妈,为了这一天,你已经尽力了,你是伟大而坚毅的母亲,请你一定要勇敢地走下去。


陈世峰获刑20年这个结果离江歌妈妈一直努力争取的死刑,还那么远,这种惩罚力度,远远不足以惩罚一个用心险恶、杀人手段恶劣的杀人犯,也远远不足以抚慰一位妈妈何等剧烈的丧女之痛。


连日来,我一直追着直播看庭审进展。18号因为我在北京出差,我嘱咐搭档一定要替我看紧,并同步给我的信息。也正如意料之中的,这几天我所了解的信息,搭档传给我的信息,太触目惊心


我在此前的文章里谈过,庭审才是她疗愈的第一阶段,在这个阶段,她将经历伤口再次割裂:“妈妈为女儿讨回公道来了,却要一遍遍听那些公诉人员、律师、法医、相关人员等复原现场,互相对峙,甚至其中肯定还会有人歪曲事实、恶意甩锅。对于江歌妈妈来说,这宛如在自己的伤口上再补刀,再切割,再撒盐。痛上加痛。

江歌妈妈,我不会劝你「放下」| 重创之后如何与创伤同行?

江歌妈妈,你撑住 | 创伤疗愈路漫漫,我们与你同行


江妈妈在庭审现场(凤凰卫视)江妈妈在庭审现场(凤凰卫视)


1


江歌妈妈一直说自己不能倒下,不敢死,可是她在听到江歌遇害细节的时候,忍不住恸哭,她甚至在陈词的时候,因为陈世峰的刺激,情绪过于激动,体力不支,晕倒在庭上

有种语言难以描述的怜悯和悲愤。陈世峰的一开庭就推脱罪名,各种狡辩,各种明目张胆乱编和演戏;而刘鑫一张口就在推脱责任,“不记得了”“不清楚”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”,这些话,听在耳朵里句句都如针刺,我整个人在关注庭审过程中,每每急得在屋子里跺脚。

早前就听很多人分析说,日本司法对杀人犯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概率极小,检方最终求刑20年,想到江歌妈妈征集来的450万人签名,还有她作为遗属的沉痛陈词,我真是悲从中来。然而现实是,这些在检方看来,是会考虑的因素,但是法官考量的是更重要的因素,包括陈世峰的作案动机和杀人手段,尤其在量刑的问题上。 

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尚且不能接受这样的量刑,何况江歌妈妈。昨天,她在庭上,突然站起来对法官说:“我请求法官判陈世峰无罪!当场释放!”我一开始还懵了,但马上就忍不住哭了,她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啊,人在绝境之下,什么事情都能想象得到。我更担心,她这些天在微博多次流露的轻生念头,会不会真的变成现实,下一刻江歌妈妈会不会就随江歌去了!

根据日本法律,当检方提出求刑之后,基本上这个案件就算是接近终局。江歌妈妈如果不满一审的审判结果,作为遗属,不能上诉,除非检方同情江妈妈遭遇,愿意帮忙上诉。而同时,江歌妈妈也不能在中国起诉陈世峰。

突然觉得等待江歌妈妈的,是更大的痛,一种无法为女儿讨回公道、慰藉女儿亡灵的挫败。


江歌妈妈恸哭的现场,以及她召开发布会后对网友说的话江歌妈妈恸哭的现场,以及她召开发布会后对网友说的话


2


这种历历在目的痛楚,让我想到了林爸爸。杭州保姆纵火案件,明天——也就是12月21日终于要开庭了。


我一直觉得杭州的林爸爸,无论是从事件,还是影响,还是自我的疗愈方面,都是另外一个相似的“江歌妈妈”,他所经历的一切,江歌妈妈也在经历。杭州林爸爸,是走在前头的“江歌妈妈”。


6月22日杭州保姆纵火案,我想我们都不会遗忘。

林生斌的四位亲人,被保姆一双罪恶之手,推向了另外一个冰冷的世界。四个人,一个妻子,三个可爱的孩子。林爸爸到底得经历怎么样的绝望,才能在一瞬间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家破人亡。


家,都在别人的罪恶之下,毁于一旦。江妈妈成了没有女儿的妈妈。而林爸爸成了没有妻子的丈夫,没有了三个孩子的爸爸。

在火灾现场看遗物的林爸爸在火灾现场看遗物的林爸爸

他们的人生,也从此被颠覆。夜夜不能安眠的江歌妈妈,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,把老家的房子卖了,安顿好老人之后,就一直奔波在路上,收集签名,争取陈世峰死刑。

林爸爸的生活也陷入了一种他永远也不曾想,也不敢想的状态。他孤独地活在世间,承受着巨大的丧亲之痛。他说,在妻子和孩子们走后,自己就像行尸走肉,“你不明白,我的心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”他不敢回到原来的小区,因为那里全部都是他们留下的回忆。

家里的老人、兄妹都在陪伴他,但晚上如果不吃药,他就得靠酒精麻醉。“很困了,脑袋瓜却清醒。天天做梦梦到他们,不愿意醒来。

和江歌妈妈一样,林爸爸他也希望判处凶手莫焕晶极刑,他同样对其他责任主体提起民事诉讼。


他希望通过法院的审理,给孩子和妻子一个交代。

林生斌林生斌

这样子的庭审,对他们来说,都太痛苦了。

他们无力。对亲人的思念,让他们在世间度日如年,他们在重创之下已经失去了正常生活的能力。

他们无助。痛苦时时刻刻席卷着他们的内心,随时掀起狂澜,亲人蒙受的毫无来由的死亡痛苦,他们一遍遍在内心回放。

他们无望。不管是庭审还是可以预期的结果,都也许无法如他们所愿。对痛苦无力抗拒,也许痛哭今生都无法消失,漫漫前路,似乎只有无尽的悲痛。


我记得我此前跟过的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,在连自杀三次后,写下的一段话:


我不知道硬撑着还有什么用,因为没有选择,只能保持清醒吗?

我只知道我在用仅有的一点意志力,支撑着宛如驱壳的身体,我熬过得打击,躲得过悲痛的袭击吗?


我现在总是很惶恐,担心这份绝望也会倾覆在江歌妈妈和林爸爸身上。


我很怕随着庭审的敲定,以及判决书的定局,这个事情会跟其他所有的事情一样,被人遗忘。因为缺乏了真正专业的心理支援,也没有办法帮他们系统性的整合和修复。整个救援体系的单薄会让江歌妈妈、林爸爸,以及也像他们一样处在无比悲痛中的家庭,陷入深深的难以疗愈的阶段。


3


令人欣慰的是,林爸爸,已经在开始了自己的“自救”。林爸爸的第一个“自救”是:公益。


他在微博里将自己的经历和缘由,公诸于世,希望能够警醒世人。他做慈善,做义工,他去福利院,他捐助。他觉得,帮助他们,更是在帮助自己。


他甚至发愿成立了公益基金会“潼臻一生”,致力于提升中国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,倡导消防安全,完善保姆的甄选管理机制等。


从干预角度,很多人在悲痛之中,会选择做善事来铭记自己逝去的亲人。但是对于刚刚经历重大创伤的人来说,心理临床角度看,我们会认为这个举动还为时过早。很多时候,我们会看到更多的,类似江歌妈妈的情况,更关注在自身的痛苦和愤怒中,还处在事件的漩涡里,无法看到哀伤以外的东西。


但林爸爸却开始在做了,在非常短的时间里——这是超出“临床干预的疗程期”的举动。


我想,这是他在绝望之中,给自己想到的、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能做到的专业“救赎”了。将悲痛化为倡议和行动,这个过程是很难的,这个过程,也很难帮助林爸爸彻底消除哀伤,但是却可以在他充满疮痍的心底至少种下以孩子名义的关爱、怜悯和挽救的种子。


很多时候,创伤后会涌现很多的互助组织、非政府机构和行善举的家庭,这个方式其实也同样是对创伤者的系统性整合和修复。行善举不能够把死者带回到自己身边,但却可以让更多的人记住、缅怀,和建立更长远的联系,跨越时空、地点和距离。


“让我的孩子成为他人生活中的一束光芒,冥冥之中,指引我如何去爱”,有相当多的人,会在这种治疗方法中,重新找到自己的宿命和意义。也很少有治疗方法能像公益组织一样,让痛苦的内心长出希望的种子。


林爸爸的第二个“自救”,是讲述。


林爸爸这段时间的微博,都尝试在修复和规整:不让情绪太容易就冲垮大门,也不在失控中让泪水浸润眼睛。


林爸爸回忆起跟妻子的相遇,孩子们的先后降生,文字还那么生动鲜活。林爸爸尝试把美好的记忆收藏,把痛苦规整,而对他来说,清理记忆的碎片的过程,是分门别类地放进记忆匣子里的过程。


林爸爸开始去再次追寻此后的意义,去找寻内心的方向,通过行走、聊天、讲述。跟亲人,跟好友,跟任何能聊得来的人(包括网友),重新加工自己的经历和信息


林爸爸说自己经常会去寺庙找师傅聊聊天,林爸爸每次跟她聊聊天后,就感觉特别温暖。师傅也经常跟他说,“多出去走走,换个环境心就会打开一点”。

也许很多时候,他反复讲的,是孩子们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,当时他们有多么痛苦,而自己没在孩子身边,多么自责;


也许会是满腔愤怒,要让凶手接受最严苛的惩罚,而接下来再做些什么,不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……


但一遍一遍的讲述,看似是重复和唠叨,却是很重要的过程。一遍一遍的讲述,对林爸爸来说,都是一种自我的救助和救赎。


他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去看了动画片《寻梦环游记》。他看完写微博感慨道:

“明白了死亡从来不是终点,而是另一个世界。只有遗忘才是终极死亡,所以在爱的记忆消失前,记住你最想拥抱的那个人。

真正的亲情与梦想不会在连接的花瓣桥上消失,永远别忘记你的家人有多爱你们。

虽然身处两个世界,却彼此牵挂。


死亡带走亲人的身体和呼吸,却从来不曾带走他们对生者的爱,而活着的人,对亲人的思念更不会因为空间相隔,有半分减损。

这一份笔尖的柔软和动情,反映的是林爸爸正在努力地渡过他那坎坷的幽谷深潭,即便生活陷入绝境,但人生总还是得继续,这些表述是他在绝望中求生,也是他给自己的答案。


4


据我所知道的创伤干预的疗法,就已经有不下30种了,包括认知重构、行为改变、创伤转化和情绪疗愈等方方面面。


林爸爸的自救方法适合江歌妈妈吗?江歌妈妈能够效仿林爸爸的行动继续走下去吗?坦白说,我其实不知道,因为每个人的阶段、状态和信念是不一样的,正因为这种不一样,所以无法简单地倡议或者号召效仿。


林爸爸的两个自救方法,是属于联结重构和叙事重构的疗法范畴,跟林爸爸不同,江歌妈妈心心念念的,却是对冤屈的不妥协。


当发生了冤案、错案之后,很多的家属会用上余生的十几年、几十年,不遗余力地为亲人的名誉,重新正名。现在支撑江歌妈妈活下去的一个很大动力,就是希望能够将杀害亲人的凶手绳之以法。


日本判处死刑是很难的,但并不是没有前例。一方面,凶手被依法惩治,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酷天津  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537201@qq.com  商务合作微信:5372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13-2016 Comsenz Inc.  酷天津

关注酷天津
31万粉丝关注
每天送福利
返回
顶部